以下内容纯属虚构

性别女,爱好男男

献给所有在尘世挣扎蝺蝺前行而初心未死的大人

OOC慎入!
叔佐单身。
1
     长舒一口气后,年轻的第七代火影放下手中的笔,趴在堆满文件的桌子上打算休息一下。温暖的风吹进屋子,吹起了洁白的窗帘,轻柔的飘过三根胡须似的疤痕,宛如故人的手轻抚面颊。窗外蝉鸣声此起彼伏。没过多久他就沉入梦乡。
    “快醒醒,大叔你别睡了,快起来,真是的大人都这么没有干劲吗!”
      ”干什么啊我说,我刚刚有在努力干活啊!”
      ”骗人。”
    “我才没有偷懒那,我刚刚是休息一下的我说。话说你是谁啊?”
    “我就是我哥哥因陀罗的弟弟阿修罗。嗯。”
       面前的孩子大约六七岁,穿着画有求道玉的白袍,黑发黑眼,除却脸上的胡须倒是与鸣人有九分相似。
     “这里是哪里?”鸣人环顾四周,这里的草坪绵延不断望不到尽头,树木高大遮蔽头顶阳光,一条河从远方蜿蜒地流来。这里不是木叶。
      “这里是你的梦境。”阿修罗抬起头望着鸣人。
2
        “为什么你会在我的梦里?”
        “因为我在旅行。我去过很多地方,见过很多人,我在其他人的梦里看到过你,那时候你还不是大人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旅行啊……你一个人还真是了不起啊我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是了不起,谁让我是因陀罗的弟弟阿修罗呢。”阿修罗看起来很开心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 鸣人不禁有些羡慕,自从自己当上了火影几乎一直呆在火影楼里,别说旅行,就连向日葵的生日都只能派影分身去,作为父亲太失职了。明明自己饱受孤单寂寞之苦,最知晓其中心酸,但是自己有了家庭却无法顾及,只能让孩子再经历一遍,不知不觉间长大后自己竟成了幼时最为唾弃的模样。有时自己也会想当上火影真的是自己的愿望吗?从前只想成为火影得到大家认可,超过佐助,却从未想过荣耀背后的责任。果然,自己已经老了吗。也不知道佐助现在在哪……
         “真是的,大叔你有没有听我说话!”小孩儿皱起了眉头。
          “啊,抱歉,我刚刚在思考人生呢我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“果然大人都这么靠不住。”阿修罗郑重的下来结论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虽然鸣人很想反驳,但一想到死鱼眼、没精打采、天天找蹩脚借口迟到的白毛老师,每天麻烦麻烦地说着的辅佐,真是毫无说服力。
           阿修罗把鸣人的沉默当作是默认,然后自顾自的说了下去。
3
      “我以前也遇见过像你这样没有干劲的大人,不,说是颓废还差不多。”阿修罗努努嘴来表示自己的不满,随后又补了一句“他长的也和你有些像。”
        嗯,我和你也很像所以你也和他很像我说。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,鸣人并没有把话说出来。
       “他一个人一声不吭地蹲在墙角,长头发散在地上,身上长满了蘑菇。我问他‘你在干什么呢?’他说‘我在后悔,我很内疚。’他看起来郁郁寡欢,我有些同情他。‘后悔什么呢?’他转过头来,脸色憔悴‘后悔我没能履行与他的承诺。’‘他又是谁?’我问他。‘他是我的挚友,我的兄弟,是我……所爱之人。他与我生在世仇之家,但我俩志向相同,都想要和平。我们约好一同建造属于我们的村子,但他最后却因村子里的人惧怕他的力量而离开。我们有了分岐。本是志同道合,却没想到最后刀剑相向。是我亲手杀了他。我多年来只想在梦中再见他一面,告诉他我爱他,只因我无法抛下一村人不顾,无法推诿我的重担。到头来连得到他的原谅都是虚妄。’虽然我没有和他相处很长时间,但是看他这样我也很伤心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后来呢,那个人见到他爱的人了吗?”过了一会儿,鸣人开口打破了沉默。
         阿修罗摇摇头说:“不知道,也许吧。在那以后我再也没见过他,他死了。”
         空气中弥漫着悲伤。
4
       “我不想成为像他一样的大人。”阿修罗轻轻地说,又像是在许愿。
        鸣人伸出手抚摸小孩子特有的柔软的头发:“嗯。会的。话说你以前也曾再别人梦里见过小时候的我,可以告诉我他们长什么样吗?是红头发还是和我一样的金头发?”
       “他们?不,他是一个人,不是红头发,也不是金头发,他的头发是黑色的,像墨汁染的。”阿修罗陷入了回忆,“看到他我就想到我哥哥。像我哥哥那么好看的人很少见喔。”
        真是的,我知道你哥哥好看了,佐助也很好看呢。鸣人心里这么想。所以到底是谁呢?伊鲁卡老师还是……仔细想想佐助也是黑头发的我说。
      “大叔,你小时候和我一样弱啊。还很幼稚。”
       你个小屁孩说谁幼稚那!我可是第七代目火影啊!作为一个成熟的大人我是不会和你计较的。
       “吊车尾。”
        啊,够了。
        鸣人决定纠正一下阿修罗错误的观点:“大叔我不骗你,我很厉害的。”
       “可是,这是那个人这么说的。”
        鸣人愣住了,隐隐约约他好像知道了那个人是谁,至少心中这么希冀着。“他,还好吗?”
       “不好。”阿修罗回答。
         鸣人没想到阿修罗会这么说,不由得有些哽咽。
       “他是一个人,坐在河边。应该很孤独的吧。我问他在干什么,他说他在等人。我就陪他等,可是太阳都落山了,他等的人还是没来。我又问他在等谁,他没有理我,过了一会他说‘我的家人,我哥哥。’突然他回头望向身后,我也转过头去看。河岸上有人,是小时候的大叔你。我以为你们认识,可是你们谁都不说话。后来我又见到他,他还记得我。我问他在干什么,他说他在等吊车尾带他回去。虽然不知道为什么,但我想你就是吊车尾。”
        “……”鸣人看着阿修罗的双眼,像是透过它们看见了故人。
         “你们认识吗?”
         “嘛,认识啊我说。”
         “那你为什么不打招呼?你带她他回家了吗?”阿修罗有些生气,“他在等你,他那么孤独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是啊,为什么不打声招呼呢?要是当初能够勇敢的开口,如今也许就不会分开。
5     
       鸣人忽然想起佐助离开的那一天。
      “鸣人,我真的很愚蠢,请你原谅我的所作所为,另外,我祝你快乐。”说话的时候佐助还是那么冷静,那么体贴。与他相比鸣人却显得不知所措。
       “鸣人,一直以来你把我当成朋友,我却没有回应。我不是不在意你,而是我喜欢你,不是朋友的那种喜欢。这其实怪我,一直没有告诉你,不过这都过去了。你真是和我一样傻。但我希望你能好好的。”
  6     
      “大叔,你在哭。”阿修罗伸手抹去鸣人脸上的泪水,“为什么难过?”
     “我在后悔。”
     “你也没有履行约定吗?”
     “不是的,我一直以为我的做法都是为了他好,但我其实并不理解他,如今我也不知道我那么做是对是错。”
     “你喜欢他吗?”阿修罗问。
     “我想是的,但那终究都过去了。”
    “为什么?”
     “因为我已经结婚了。”
     “不是和他吗?”阿修罗看上去很委屈,几乎快哭了。
     “她很好,很温柔,很贤惠。”
     “但你不爱她!”阿修罗大声的反驳。
      鸣人把他搂到怀里:“可是她爱我,我不能对不起她。你知道爱是什么吗?”
      “我听别人说爱就是无条件为你所爱之人无条件牺牲,付出,不求回报,只希望他幸福,快乐。”
       鸣人认真的对阿修罗说:“不是的。爱是摧毁是霸占是毁灭。为了得到对方不择手段,不惜让对方伤心,必要时一拍两散,玉石俱焚。”
       阿修罗终于忍不住地嚎啕大哭起来。眼泪的神秘性超过你所想。鸣人头一次手足无措,不知道怎么安慰他,也不知道该说什么话,他怕自己一开口也会哭出来。
7
     虽然自己是一个人,但一想到哥哥就在不远的地方等着自己,连前方的沙漠都格外迷人。阿修罗离家旅行这么久,第一次想见因陀罗,想到一切景色都失去光彩。
     “我想我该回去了。”阿修罗对鸣人说,他伤心地话都说不出来,“大叔要好好干活,不要偷懒。”
      “……好。”
       阿修罗渐渐的消失,梦境也开始崩塌。鸣人像是突然想到什么似的大声朝着阿修罗喊:“阿修罗!你千万不要成为像我一样的大人!”
       “好!!!”阿修罗也朝着鸣人喊到。
8      
鸣人缓缓从梦中醒来,窗外阳光灿烂。

后记
不要问我为什么小孩子会懂爱情,他们早熟。
最后阿修罗还是亲手了解了最爱的哥哥因陀罗,尽管他小时候多么不想成为那样的大人。柱间鸣人的悲剧也暗示阿修罗必然的经历也是一种因果轮回。
对,这就是毒鸡汤(「・ω・)「嘿









评论(9)

热度(62)

  1. 艾丽丝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曼陀罗不哭
    以下内容纯属虚构:
  2. 艾丽丝以下内容纯属虚构 转载了此文字  到 曼陀罗不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