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内容纯属虚构

性别女,爱好男男

肉包

高考之前都不会再飞了。

  水汽升腾,弥散在昏暗的空间里,湿润的,却又不黏腻。渐渐地,渐渐地,温热的气体触碰到冰冷的内壁,凝结成圆润的水珠,在粗糙的壁上滑动。当晶莹的水珠聚在一起,便再也抵挡不住了,只好无奈的向下坠去,坠入一片黑暗之中。

  温暖,然后发烫。温度在升高,如同触及太阳投射出的烈焰一般,热浪扑面而来,打在挽起衣袖而裸露在外的小臂上,吻在微红的脸颊上。那几乎喷薄而出的渴望和向往,是比热浪更灼人的,它们从灵魂深处层层涌出,从眼中透出。

  再也盛不下了。素白绸缎一般,缓缓流淌的牛乳一样,从桎梏着它的牢笼里逃出。起初只有一丝,像是绕梁三日而未绝缠绵悱恻的戏腔,让人骨肉酥软,而后丝丝缕缕的烟泄了出来,从某一瞬间,似决堤江水,浓浓的烟呻吟着冲出了束缚。

  热气挡住了视线,但那柔软的触感,白嫩的薄皮,萦绕鼻尖的香气,以及散发地光芒是挡不住的。还有一点火在跳动,无力地呻吟着。

  终于,“佐助,肉包好了啊我说!”

评论(5)

热度(1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