以下内容纯属虚构

性别女,爱好男男

《碧城曲》

趁521来一发

      “公瑾,别来无恙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 来者背短戟,臂揣兜鍪,身穿银甲,披着猩红战袍,身长八尺有余,逆光而来,不见其容貌。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周瑜闻声乍惊,随后莞尔一笑,“多日不见,伯符仍是当日模样,未曾有变。”
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孙策摇首叹曰:“不是不变,而是未敢变已,唯恐公瑾他日来时认不出故人。”说罢,抬手搭在周瑜肩上。“吾弟素日待你可好?怎消瘦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 周瑜看着眼前的人,浓眉似刀,飞入双鬓,距离自己仅有九寸。温暖的气息打在耳畔,耳垂渐渐染上了粉色的烟霞。

        身后晓珠明定,阳光透过如羊脂玉一般的肌肤,映在孙策眼底。眼前的人真是宛若仙人。孙策不由自主的抚上了周瑜的耳垂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瑜自孙策将手放在自己肩上后便一直低着头,不曾看到孙策幽深似泉潭般双眸里浅藏的痴迷。等他感受到有一只手轻抚他耳垂时,一阵酥麻已顺着脉搏传遍全身,几乎让他站不住脚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伯符!”周瑜强压下内心的波澜,拂开孙策的手,“休要玩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哈哈哈,今日见到公瑾实在是太过高兴罢了。只是,方才突然想到东吴子弟所言非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周瑜闻之挑眉: “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…这…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我常听东吴子弟说,庐江舒城有瑜郎,资质风流,仪容秀丽,又颇通音韵,故江东女子皆错弹琴曲,盼公瑾你去亲自指点。”
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孙策偷偷看了看周瑜的脸色,“今日见公瑾,果真是君子如玉啊。”说罢,又想伸手搂肩,但被周瑜拍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周瑜两颊飞红,皱眉嗔视道“我看伯符你当日是江东小霸王,如今却成大泼皮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这话说完二人俱是相视一笑。

        “走吧,我今日来接你,总不能就让你站在这里吧?我有一坛春 今日你我二人自当尽兴。”

        “春 ,可是‘不畏张弓拔刀,但畏白堕春 ’?”

        “正是此酒。煮酒一壶,可当千日醉。来来来,你我同去。”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碧霞为城,重叠辉映,曲栏围护,云气缭绕,绿树清溪,飞尘罕到。远处传来女子歌声,缠绵悱恻,春梦随云散,飞花逐水流。

         HE

     






你要接着看嘛,好吧(^V^)



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“快来人,都督醒了!”
   
        周瑜听见远处有人说话,这是怎么一回事,自己刚才不还在和孙策拼酒吗,难不成是醉了?

         周瑜奋力的睁开眼,眼前是女子憔悴的面容。
         哦,这是小乔,他的结发妻子。当年一同来到东吴的还有她姐姐大乔,只可惜孙策去的早,只留下她和几个未成人的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没想到今日竟梦到伯符,怕是自己也命不久矣,只恐负了小乔和他的东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……

        不久后周瑜离世,诸葛亮前来吊唁。“今日来时,有一仙鹤掠过我的船,掉下一封信。终归是在东吴捡到的,还是应当交与你,吾可是未曾私起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有劳。”
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 孙权接过信,缓缓展开,洁白的娟纸上未题一字。
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16)